好未来张邦鑫:这些成本和商业模式创业者不要

2019-01-05   阅读:91

  教育通常指的是一种社会对人的约束性的要求,比如 K12 有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是说想被教育被教育,不想被教育也必须被教育,它是一个和义务,是社会对某个个体自上而下的要求,而学习是站在个人的角度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下而上想学习的需求,所以这不是义务,学习不是义务,教育它有义务。

  到我们在(谈)K12 的时候,很多培训机构也在谈教育,其实教育和培训又不是一个概念,培训通常指的是偏短期的一种学习,它不是一个体系的、长期的;补习跟培训又不完全一样,是针对某些知识点不明白的地方进行的。

  互联网在线教育起来的时候又有一些概念,很多教育公司在做工具类的APP,有很多免费的内容。(而)过去这几年出现了知识付费,还有大班、小班、一对一直播这样的付费服务。

  当我们在研究客户当前主要行业里的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看客户使用教育产品需要付出什么?客户有三个成本:

  1、经济成本。做一个事情,学习是要花钱的,当然我们也有免费产品是没有经济成本的。

  3、机会成本。这是远远大于第一、第二个成本的,因为要考上好学校或者要成才,这种不可逆的(事情)通常只有一次机会。

  机会成本决定了刚需产品,比如很多公司在做的学科类的;时间成本对应的是有用的内容,比如今天很多内容的付费,不管是分级阅读、轻内容、轻课还是很多内容付费,这样的问题对应的只要你的东西有用,对于客户来说经济成本不是问题,但是他很在意时间成本;还有一类有趣的内容,客户是考虑经济成本的,如果你让我高兴一下,其实经济也是成本,最好是免费的。

  有趣的内容对应的是广告收入,靠海量的用户卖广告,而有用的内容对应的商业模式是内容付费,刚需的产品对应的是服务收费

  ,这三种产品决定了其实是客户的三个成本,最终决定了我们这个行业目前为止最主要的三种收费模式:广告收费、内容付费和服务收费。

  此外,这三种产品的基因其实是不一样的,当创业者包括很多传统的培训机构、传统做教育的人在面临科技和互联网对教育行业产生冲击的时候,它的不淡定也是因为把这几个东西混在一起了,有的时候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其实静下心来想清楚客户的本质需求、想清楚客户的成本,其实你是有核心竞争力的,完全可以做好,因为纯互联网的模式和纯服务的模式还不完全一样。

  所有数字化产品的价格从长期来说应该趋向于零,这在互联网里面是个通行的,内容可以付费是因为它基于有效的时间和有限的人群是可以付费的,但是在很多领域里面会有人把它变成广告付费。从长期来说,原子化的产品价格也趋向于零。什么意思呢?未来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所有的标准化产品,非 3D 打印的设计类产品的价格也会降到非常低的价格,今天之所以所有硬件值钱是因为它凝聚了复杂的人类劳动,当机器人越来越多替代产业工人的时候,原材料的价格也越来越贵,我们用的杯子、椅子、手机这些东西价格理论上都会趋向于零,这只是时间问题。它今天之前是人类劳动,因为人类劳动消耗了人的寿命,人的寿命是有限的,所以它值钱。

  还有一个东西,它的价格将来会越来越贵——服务,因为服务的本质是消耗人的时间,人的时间是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当我们到餐馆有人给我们端盘子做服务的时候,理论上就是在消耗他的生命,为了让你的生命更美好一点,所以这是值钱的。而且因为他是稀缺资源,一定会越来越贵。除此之外,所有的价格会越来越贵,因为所有的创意创造性的产品消耗的不只是生命,消耗的是灵魂,资源,所以一定会越来越贵。

  这些话解释了刚刚说的三种付费模式:广告付费、内容付费、服务付费,其实还有一个未来的教育应该还有创造、创意付费,在今天我们的市场上看到这样的产品是比较少的,未来一定会有而且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在科技和教育的互动中,经常有人说科技是本质,互联网是本质,教育是本质。我个人认为在这里面作为一个教育从业者应该坚守教育的初心才不会迷失方向,科技互联网不是洪水猛兽,它们是帮助我们的教育教学活动能够完善,只是不同的时期,过去五千年来一直是这样,未来也一定不断的是这样,跟教育结合,为教育赋能,而教育的本质不是科技。

新媒体

许嵩音乐才子许嵩的转型是逐
许嵩,曾经的网络流行歌手,和徐良,汪苏泷有个称号,叫网络三巨头啊哈哈哈,对于一个三位歌手都粉的小编我来说,这个

歌手商业价值榜前10张艺兴未
娱乐圈中的明星们,他们的热度还有专业性等等,都是他们商业价值的衡量标准之一。最近,唱作歌手商业价值榜已经公开,

用户登陆
联商网消息:11月17日,湖滨银泰in77官微发布消息,宣布E区将于12月15日正式开业。 据悉,in77E区面积为30000㎡,将打造成为旅

卡普空CEO:每年都要出新作
卡普空CEO、公司创始人辻本宪三近日在年度报告中谈及了卡普空的发展策略,在文件中,辻本宪三谈及了卡普空将消费者商业